• 2008-01-20

    玄色森林·5,如果没有遇见你 - [迷雾森林]

    蓝踏进玄色的时候,没有看到傲,松了一口气,又叹了一口气。轩还是在吧台后面,温和地笑,听到蓝的叹气声,只是扬了扬手里的瓶子,再转身,蓝面前就多了一个杯子。     第一次遇见傲是在X大的图书馆,那时候蓝去寻觅一本想了很久的书,就遇到了那个帮她拿书的男生。高高瘦瘦的,被阳光照的时候侧脸很好看,声音有一点沙哑,反而觉得很磁性。初始的时候只是聊得很开心,再后来发现原来彼此有共同认识的人,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小。
        然后是好多好多年愉快的...
  • 2008-01-05

    知名不具 - [角落裡的話]



    收到一张没有署名的postcard,只写了两行字。

    绞尽脑汁也不知道是谁,因为时间地点都完全没有能让我联系起来的人。忽然想起曾经有一段连续的时间,在特定的时候都回收到卡片和信件。说是信件其实有点夸张,因为每次都是寥寥数行,说他自己,或者说生活应该是什么模样。当时很流行一个词叫作知名不具,于是我也管他叫作知名不具了。

    信奇怪的多起来又奇怪的减少,直至有一天默默的消失。我还是不知道这个知名不具是谁。曾经想给他回信,可是才发现信封上连地址...
  • 2006-09-07

    想回去的时光 - [碎碎念]

       教师节快来了,给导师买了礼物,而更重要的一件事情,是给我过去的几个老师写信,几个从小到大最最关心我的老师。想想我何其幸运,从小学到高中,总有那么两三个老师,付出温暖的心,嘘寒问暖,甚至有时候狠狠地教训我。而我却没有什么回报,只能偶尔写写信,告诉他们我的近况,让他们能够放心。但每年大概只有到这时候,才会放下所有忙啊乱啊,无论如何都要抽时间来写信,于是基本上,这信已经变成了年报或是半年报。而许多年过去,有几个老师已经离开了学校,或者离开了原来的城市,渐渐也断了联系。现...
    Tag:光阴 回忆
  • 2005-11-15

    选择缅怀 - [角落裡的話]

    记得很多的事情和细节,也不可能真的完全把幸福否认掉,可是如果再见面只是尴尬,那么对不起,我会选择缅怀。
     
    昨天看到某人的文章,好多好多好多的回忆,属于很多人的,包括属于我的一部分。曾经在一起的朋友为什么最后彼此变得不相往来,甚至有些人互相伤害?这其实是没有答案的,事情过去了,现状生成了,就是这样而已。

    其实是因为我劝着劝着自己都累了,不想再介入到那些问题中去。所以我固执的选择放手,远离是非,偶尔缅怀一下大家在一起的那些时光。现在想来有点幼稚,可是...
  • 2005-05-19

    突然怀念·都是碎片 - [迷雾森林]

    [color=Navy]莫名其妙[/color]
    我初三的时候,你好像也只是高一
    我有很多朋友,你只是其中之一
    明明有很多人一起回家,可是怎么就剩下你了呢?
    当时觉得你好决绝,可是最后居然恰恰是这种奇怪的决绝吸引了我

    [color=Brown]浮沉[/color]
    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是不可预料的,是你说的么?
    比如我们牵手,比如我们放手
    从开始到结束,我的感觉一直在颠簸
    就好像上了一条小渔船,在暴风...
  • 2005-04-27

    对不起,没想到你回来 - [迷雾森林]

    对不起,没想到你会回来
    很多年以前,我以为在我们做出那样的选择以后,
    应该难得再见

    我跟你说过的吧,我们都太年轻
    哪怕你觉得你足够成熟,哪怕你觉得我很善良,不会改变
    但是我对我自己没有半点把握,所以我一定会放弃
    不管那份爱是不是值得坚持

    对我来说,坚持一分等待是很不容易的事情,
    或者因为我是射手,或者因为我爱你不够
    又或者,我本来就不愿意停留
    他们都以为走的人是你,又怎么会知道...
  • 2005-04-23

    请原谅我 - [最爱你的时候]

    分手的时候,我们狠狠拥抱,
    用彼此的体温,来降低分离的冰冷
    分手的时候,我们最后一次手牵手
    走过第一次约会的街头

    在年少的时候,
    你执著于自由,而我倔强的相信有更好的爱情
    你说你想飞得更高更远,
    我说我要爱的更炽烈更刻骨铭心

    于是我们放手
    你坚持这理所当然,我坚信这是理想选择

    已经很久不见,
    听说你恣意飞翔,只是从没有固定的旅伴
    听说我纵情释爱...
  • 2005-04-13

    初夏以前 - [迷雾森林]

    春天渐渐走到末路,夏天的温暖开始蔓延
    她看到春花开了,看到杨柳绿了,看到他在彼岸抱怨桃花一点都不妖媚
    桃花?她给他一个笑脸,你还要桃花做什么?
    还闻到空气中的escape,这种迷迭的,颓废的,甚至魅惑人的香味
    并不因为只有女香没有男香而变得单薄,但终究有点不一样

    上一个春天,她还留在他身边,他们手拉着手,去这个北方城市的每一个角落
    拥抱,可以抵御春天的一切微微寒意
    他们在彼此的体温中寻求温暖
    他们在彼此眼中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