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-01-04

    二十年,一个人,暗恋,桃花源。(二) - [喜欢放映室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seven-night-logs/12382653.html

    有多久没有这么仔细的去关注一部剧了?有点想不起来。离我对剧热忱最高的时候其实已经有点距离,现在决定要去看一个剧,常常要考量好久,唯独这一次,没有任何困难就决定要去,难的只是买票。

    还是时空交错,还是戏中戏,舞台的效果很美,尤其落英缤纷的时候,尤其暗恋最后一幕的时候,所有的情感大概都汇聚在那小小的一点上。

    两段截然不同的故事,现实是理想幻灭的温床,记忆里的爱情永远是缅怀的对象,而走到现实中却只有遗憾和叹息。所以江滨柳和云之凡没有结局,所以即使老陶在桃花源沾染了欢乐,回到武陵也只能手足无措,徒留叹息。

    江滨柳曾经跟云之凡说,就算他们没有在上海认识,也会在汉口认识,就算没有在汉口认识,若干年后也一定会在某个地方认识。可是几十年之后,当生命走到尽头,他却只能够感叹,“小小的台北把我们难倒了”。生命就是这么神奇又这么无奈,相遇总是很容易,而重逢往往很难。所以很多美好的爱情故事,到最后留下的都只是叹息和缅怀而已。导演一直说云之凡是一朵白色的山茶花,大概,正因为一直没有重逢没有走入现实,这朵山茶花才永远盛开吧。而能给予江滨柳温暖的,也许就只有始终走不进他内心的江夫人而已。

    老陶一直不能面对现实,对春花和袁老板的事视而不见,以为这样可以很幸福。甚至愿意为了他们的希望去面对急流险滩。他是不是很爱春花,爱得深刻又无奈。而这种离别竟成全了他生命的另一段美好。桃花源是个怎样神奇的地方,一切恰如桃花源记,而且喝水要跟水道谢,不能用力践踏青草,扑蝶只是为了送它们回家,还要温柔对待蚂蚁和小强。美好的近乎荒唐,让人记住的除了落英缤纷,就是那句“放轻松”。而春花和袁老板也许因此可以重新开始一段有希望的婚姻。然而老陶放不下牵挂而回到武陵,再面对的,只是无尽的物是人非。春花和袁老板只是重复着当初她和老陶的故事,除了多了一个孩子,好像一切没有太大的变化,又似乎变化很大。

    是不是爱情从来都不美好,理想从来都只在梦境中实现?
    又要去哪里才能找到永恒的爱情和诗意的人生?

    分享到:
    Tag:
    引用地址:

    评论

  • 又要去哪里才能找到永恒的爱情和诗意的人生?有的时候觉得这句话很愚蠢。都知道答案还问个什么。永恒和诗意好象都只能在心里,只能自己体会,无法告诉旁人。不,不,好象是我蠢,语无伦次。
  • 好文笔!爱情是否美好,要看你如何对待和营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