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-02-20

    青春的花儿·开篇DV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seven-night-logs/1025600.html

    开篇DV

    (音乐:Mozart Piano Sonata K.331 Andante grazioso)

     (亮幕)

    W:(旁白)

    (镜头推进,紫荆=〉三号楼)

       传说在三号楼某个寝室,xxx寝室,四个男生,w,f,x还有n.(依次镜头特写)

     

    (清晨,人还很稀少,w骑着车在主干道上,渐进三教,锁车,快步)

     

       w君就是我,在这个园子已经呆了两年有余,从开始的陌生,到渐渐融入到这个环境中来。

    w自习画面)

    秉持着"gpa就是命"的原则,我来了多久,就奋发图强了多久,至于偶尔荒废的日子,可以因为分母的正无穷而忽略不计吧。但是每天的自习、休息、体育锻炼w闭着眼睛刷牙,表情困倦,仰头咕噜咕噜,噗。。在镜子里看看自己。拉引体向上,镜头近贴脸部一上一下的痛苦狰狞表情),几乎恒久不变的规律,日子过了这么久,一切渐渐变得没劲起来,甚至可以说是苍白(王软站在主干道上,场景快进)。忍不住想找个人陪,w托着腮帮,在东操看台上,拉远景,东操空无一人;w同样姿势在宿舍,在教室)可惜天不从人愿,馅饼永远掉不到想吃它的人头上,mm就更不可能掉下来了,你以为都跟林妹妹砸宝哥哥似的,一砸一个准,唉。。。

     

    (篮球场上f控球突破上篮,未遂,被撞了一下,喊"啊呀~~~撞人啦撞人啦"。王稳是跟他一拨的防守队员,一边张开手臂防守,一边嗔怒的瞪了一眼f,"你丫不行就别硬上!"f在她背后做个不屑的鬼脸。F抢到球,传给王稳,没接住,互相抱怨。)

    f也是个光光,不过性格比我开朗得多。这样一个人,按理说不应该是光光啊。可惜不知道是眼光太高,还是运气太糟,迟迟没有遇到合适的mm。不过f看起来倒是不太在意。这位打篮球的大姐叫ww,往往气势如洪,指点江山,精明能干,上的厅堂,入的厨房,身体倍儿棒,吃饭倍儿。。呃-_-就是班里人,都很信赖和尊敬她。可不知道是f缺根筋,还是他们俩前世欠下的,两人总是有事儿吵架,没事儿抬杠。谁也不服谁。

     

        x和mm在东操跑步,x捂捂mm冻红的耳朵。场景转至寝室,n在煲电话,甜甜蜜蜜状。"喂。。你什么时候过来,胃疼。。想你。。。嗯,吃了药了。。。"这句显然要的:)x君和n君都有mm,天天甜甜蜜蜜的过着小日子,滋润得紧。在这样的学校,有mm显得格外幸福,尤其xmm就在本校,常常会到我们寝室来串门。xmm敲门进入,和大家打招呼。W,f(敷衍的):"呵呵,来啦。。"这个也要这个时候,我和b就只能酸溜溜的做壁草状,形同透明。日子一久,也不知道会不变成玻璃。

    w、b各做各事,,回头看x及xmm,微酸)两人敲键盘的声音什么的如果旁边没有我们说话的声音也要。

     

    n君是北京人,mm就是他的高中师妹长得确实不错。不过n也确实有心,因为害怕到手的鲜花被人抢走,不惜天天跋山涉水,准时到母校蹲点。n骑车匆匆到附中门口,看一眼时间,急急停好车,校门口蹲点,不是看看表看看学校里面,焦灼等待状)现在好了,守得云开见月明,(等待的镜头模糊,切出n高高兴兴地铁通中“我在你们楼下哪”这个要云云), mm今年考上清华了,直线距离大大缩短。(仨儿和mm撑伞走,上面是几个女生在泼水这里应该现场没有说话声吧。。要。直接后果是,我和f受的刺激更大了。。。

     

        总的来说,在这个寝室里,有mm的和没有mmf和x站在身高表前,分别举SINGLE和MALE的牌子,xmm哐一声砸x的脑袋这里的声音很重要,就是xmm打脑袋的时候说的一句话和狒狒说的那句“被砸”都尽量调大一点让观众听清楚,刚好一半一半,谁也不占上风。有时候xn热情高涨的讨论爱情问题x紧张的摇着n的胳膊,说“送什么好送什么好”),我和f就各自专心奋战csw游戏中,f架着他肩膀热情的指手画脚这里的声音要不要都行,或者发表一些“单身即贵族”之类的评论。当然,有个伴总是好的,虽然我跟f谁都不是mm,但是被遗落下来的我们依然经常双入对,以求得心理上的安慰。于是乎,我和fxn,在这小小的十五平米空间里,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。

    x和n分别会mm去,出门,w和f对望一眼,我们打球去吧,勾肩搭背的离开,顺手关上房门,摄像机从在房间内拍)这里的声音也需要,至少最后那个关门的声音要调大一点。

     

    (黑幕,关灯,音乐继续,升幕)

       

     W:(旁白)  然而有一天,这个平衡被打破了。。。
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